中国康辉南京国际旅行社有限责任公司南京康辉国际旅行社报名地址及电话
  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旅游文摘 >>  南京旅游咨讯 >>  凌桑-雪山上的那缕红纱
凌桑-雪山上的那缕红纱

更新:2012-3-6 9:56:37

2003年开始走入户外,当年3月获成都首届挑战蜘蛛人攀岩大赛女子冠军,7月获在川奥沪女子登山暨科考活动中“2003蓝剑冰川时代形象大使”称号,2003年成都龙门山银厂沟越野挑战赛小组赛、总决赛冠军队成员,登顶5座五千米级雪山(狮子王峰、四姑娘二峰、三峰、哈巴雪山、雪隆包),1座六千米级雪山(雀儿山),雪隆包第一位女性登顶者。

这是对凌桑的一段很流行的简单介绍,看到这样的描述,没有爬过雪山的人可能只是感到她很厉害,仅此而已。可是爬过雪山或是了解攀登雪山过程的人都会有一个真实的感觉,这个女人很强势,要知道,在两三年(2003-2005)的时间里成功登顶6座五千米以上的雪山,对一个女性来说意味着什么。而实际上凌桑在2006年5月还担任队长登了玉珠峰,只是因为队员中有人出现了问题,被迫下撤了,就在距离登顶不远的地方下撤了。

所以,当2004年凌桑爬5527米雪隆包的时候,领队老测在前期准备阶段介绍队员认识的时候,给凌桑定的调子就已经很高了,甚至“大家已经将她定位于一位女金刚的形象”,最后弄得凌桑不得不自己做了一个说明:凌桑,女,身高1.74米,体重54公斤,负重能力十五公斤至二十公斤,海拔4700米心跳60,海拔5200米心跳增至72,以此类推在8848米心跳也就160左右。老测即测慌仪,建国以来首批打造出来的九大高山向导之一,他的评价应该绝非虚言。

雪山对于寻常人的感觉,犹如寒冷之于中非的土著居民一样,听说过没见过——大概寒冷就是要加一层毯子吧?真正给人以感官上震撼的却是凌桑敢用冰水“洗澡”的故事。在冰天雪地,砸开冰层,用冷水洗澡,想想心里都会发抖,而且做这件事情的还是个女人!

那是在登雪隆包的时候,在雪隆包有好多海子。就在一个海子边,凌桑破冰洗澡。就在那样的温度下凌桑只是穿着内衣,站在海子里。后来碰到凌桑的时候,就憋不住问她,冷吗?温度不是太低,凌桑就这样说了过去。她似乎不愿多说这个问题,只是自己喜欢就做了,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并且她也不喜欢用什么冰水洗澡的女人之类的话题来谈论。尽管她自己感到平常,但还是吓倒了一些人。

凌桑曾经用戏谑的口吻说,就连一同登山的男队友看着自己在刺骨的冰湖里砸冰“洗澡”时,也会摇头说:你ya根本就不是女人!不知道凌桑说这些话的时候是一种怎样的心情,应该不是十足的自豪。凌桑不会有用自己的躯体能够承受刺骨的冰水来表示自己有多么坚强的,与其说她是用冰水洗澡,倒不如说她是在刻意荡涤自己的灵魂,在自己的火热与冰冷的水面接触的瞬间,她的激情得到了继续和延伸。

我心狂野在天涯,凌桑这样说自己。外表所展现出来的凌桑当然是很强的,在雪山上穿着背心背着几十斤重的大包走在最前面,这样的女人就是想说不强也很难。正因如此,当她泪流满面的时候或许会有人不理解,凌桑还会哭吗?就只是因为听到一首歌,凌桑满面的泪水裹住了颤颤的心。在晴朗的天空下,在雪山上环望四周,无遮无拦。白雪在黄昏的夕阳照射下泛出一层悠悠的蓝光。想着曾经在程度的安逸,想想自己如今在北京的漂泊。看着雪山追问自己想要的生活,复杂情感揉合到一起,凌桑落泪不止。

在许多人眼里,户外的女性更多给人以中性的印象,她们有着女人温柔的外表,内心却坚强地固守着自己的精神世界,她们可以不惧自然的风雨,行走在自己的天下,也和所有的女人一样在意自己的体重和男人的评价。这段出自凌桑手笔的话实际上展示了凌桑自己的女性的柔美,所不同的是,一般女性外在的温柔却只能在凌桑的内心才能看得到。一个人,当被别人赋予坚强,刚强,甚至铁人这样的字眼的时候,并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只有她自己能够感受到,在得到了这样的称号的同时自己会失去什么,得到的远远不只是推崇,还有自己沉重的背负。

所以凌桑不愿身背“女金刚”的封号,不是她胆怯,恰恰是因为清醒,自己只是在寻求自己所向往的生活,之所以表现出来很强是因为自己所追求的生活需要自己这么做。雪山诱发了凌桑的激情,与男队员的结伴而行激发了凌桑的粗犷,但是凌桑依旧是个女性,她在自己的文章中屡屡表明这一点。在登顶雪隆包的时候,一想到自己是迄今为止站在此处的唯一女性,“短暂的停留中我恨不能将自己的眼睛变成相机的镜头,想永远留住我所看到的无边美景……”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十足的女性的烂漫。“有时也挺郁闷的,看着自己从上到下三围标准的身材,就纳闷:我怎么就不是女人了?”这儿我们看到的依旧是纯女人味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