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康辉南京国际旅行社有限责任公司南京康辉国际旅行社报名地址及电话
  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旅游文摘 >>  南京旅游日志 >>  我的非洲第一站埃及之旅
我的非洲第一站埃及之旅

更新:2012-5-20 20:22:04

2012年春节一过,就开始寻找去非洲的路径,网上的资讯确实丰富,各有千秋,最后还是和途牛合作,这才有了我的这次埃及之旅,非洲的破冰之旅。

就在目标定在埃及之时,周围亲戚朋友的劝导声音不绝于耳,什么那里比较乱,刚刚爆发过革命,开罗的街上在闹事,汽车烧了,大楼烧了……,我说,也许你们说的都不错,但是你们就是没有搞清事情到底发展到什么程度,对旅游有多大影响,道听途说而已。你应该想想,每次我国政府从海外撤侨花费了多大资源,如果埃及不适于旅游,政府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发出指令。

要看非洲当然是要去非洲身临其境了,哪里知道,就在广州白云机场的出境大厅让我好好见识了一番当今的非洲。请看照片,

这是什么,是非洲的个体户在中国打货,别看他们盘这些货挺累的,回去后,数赚来的钱也不轻松啊。在出境厅转悠了一圈,这种景象比比皆是。怎么样去看待非洲的变化,怎么样看待中国是世界工厂,你自己去慢慢解读吧。

在飞机上看到资料中展示,埃及航空公司目前在使用的波音777-300ER 比空客A380 还要长好几米,乘员达到670人,比空客A380 多二三十人。

我还是走过一些地方了,去泰国是波音737,飞莫斯科是波音757,到德国法兰克福是波音767,国内乘过波音747,比较起来波音777-300ER 可以用一个字来形容,就是大,或者说大气,首先是飞机的个头大,前面已经说了,再就是空乘的个头大,清一色的空少,没有一个空姐。第三,大方,居然在飞机起飞时没有要求乘客关闭手机,我开玩笑说,可能是这飞机内部太长了,我们手机的信号已经干扰不到机头的敏感设备了。

可以看电视,听音乐,玩游戏,甚至还可以做祷告:选取你的信仰宗教,里面就会播放这个宗教祷告时的背景音。上面有USB接口,可以给你的电器充电。照片上右边,上面是插的耳机,下面一点就是我在充电的USB插头。

是一座具有 3000 多年悠久历史的古代埃及文明的遗物宝库。这里收藏的各种文物有 30 多万件,陈列展出的只有 6.3 万件,约占全部文物的五分之一。因这座博物馆以广为收藏法老时期的文物为主,埃及人又习惯地称之为“法老博物馆”。

胡夫的圣旨:在公元前2610年,法老胡夫来这里巡视自己快要竣工了的陵墓--金字塔。胡夫发现采石场上还留下一块巨石。胡夫当即命令石匠们,按照他的脸型,雕一座狮身人面像。

正如导游高杰所说的开罗几大怪,除了前面看到的永远不会完工的烂尾楼,还有就是大街上的垃圾放在垃圾箱外。

早餐后去孟菲斯,孟菲斯在开罗西南23公里。从公元前3100年前起就是埃及最古老的首都,定都长达800年之久。当时是全世界最壮丽伟大的都市,现在只留下一个迷你博物馆及花园中残破的石雕供人凭吊。

我们的夏朝是什么时候建立的?大约公元前2100年,孟菲斯作为首都比我们的夏朝还要早1000年。黄帝作为中华民族始祖,也只是公元前2697-前2599年,可见埃及历史的悠长。

从孟菲斯出来,要去两个购物点:纸莎草画,香精。导游高杰事先就告诉大家,他会有大约10个点的回扣,如果游客压价比较多,回扣就降到5个点。不过,大家就是都不买,他也不会不高兴,大家可以通过购物点了解埃及的特产及文化,他就很高兴了。

事后高杰的行动说明他真是个不错的导游,和香港、澳门、海南、泰国等的导游相比,高杰让我们给埃及大大的加分。走的地方多了,我自有一套对付恶劣导游的方法,但是我也亲眼看到很多游客是顶不住不良导游的那张驴脸和刻薄恶毒话语的,最后只有非常不情愿地买下自己不需要的东西。

坐定后,介绍香精,这个埃及店员中国话溜溜的,对顾客心理把握得相当好,最后我们团让高杰有了一笔不算太小的收入。在后面的行程里,高杰又是请大家喝甘蔗汁,又是请吃点心,估计都是缘于此哦。

听完讲解,下面就是自由选购,这种埃及的特殊技术加古老文化吸引了我们的不少人,采购单不断在加长,我看了一下,资金额度会超过香精店。这次我们的团友采取了集中采购的方法,合成一个大采购单,由一个人和商家谈价。

在这之前已经有一两个人单独成交了,6折、5折都有,而这个大单,一次性压到3折,商家说从来没有这么低的,3.8折吧,为了促成交易,高杰也放弃了回扣,只象征性地拿一点点。

商家,3.8折,我们3.0折,僵局,我们回到车上,我们的代表说,3折,我们就掏银子,否则开车去下一个景点。

进去是有规矩的,必需脱鞋,门口的地毯要跨过去,不能踩。女性还要穿上清真寺专门的绿色带帽子的长袍,头发不能外露。

开罗老城区有一个著名的老街,汗• 哈利利集市。它的起源可以追溯到14世纪。18世纪就形成集市。这里有几十条狭窄的小街小巷,路面铺着石板,保留着中世纪的风情。成百上千家小店,出售阿拉伯传统工艺品。说起汗哈利利,埃及几乎无人不知。下面我们就要去那里。

手工铜器,比机械制造的铜器贵不少,埃及的手工铜盘精美漂亮,很有民族特色,一只10英寸的铜盘商家开价80至50美元,我说, too high ,I only have $ 5 ,他们一下子降到20美元,15美元,我坚持5美元,他们又咬牙说10美元。双方差距还是较大,我也就算了,来这里就是开阔一下眼界,买东西的欲望并不强。

这异客的感觉还来自于就在刚才,列车员找到导游,拿出一个名单,上面列出了没有给小费的团友,高杰连忙敲开卧铺房门收取,团友连连解释忘了、忘了。

其实,高杰在上火车前已经再三告知,埃及的火车是要给列车员小费的,下站前,每人一美元,没有收齐,是不开车门的。这是他们的固定收入。这点和我在莫斯科火车上还有点不一样,那里没有这么绝对。

高杰又嘱咐,但是小费也不能给早了,如果你前一天晚上提前给了一美元,列车员会误解为你对他当时的服务满意而给的,第二天早上你下车前,他还会惦记着你的另一美元。当然,如果你确实对列车员很满意,多给美元,他会真心实意地谢谢你的。

卢克索,埃及古城。在开罗南部670公里。因埃及古都底比斯遗址在此而著称,是古底比斯文物集中地。由于历经兵乱,多已破环湮没。现在保存较完好的是著名的卢克索神庙,其中尤以卡尔纳克神庙群最完整,规模最大。该建筑物修建于4000多年前。

每年都有几十万游客从世界各地慕名来到卢克索,埃及人常说:“没有到过卢克索,就不算到过埃及”。

女皇大殿是埃及唯一的女法老王神殿,坐落在帝王谷的东侧数公里处,面向尼罗河,气势雄伟,规模浩大。女皇大殿是一座三层式的神殿,主体建筑完全适应山崖谷地环境特点,是目前世界上公认的古代建筑中和自然景观充分结合的典范,以一种优雅的效果显示其统治的长治久安。

神殿环伺在谷地中,背后的峭壁就像一个巨大的屏障,景致十分壮观。虽然历经3500年,大殿主体建筑依然保存完整,廊柱和通廊墙体上的细腻浮雕仍然清晰可辨,内容丰富,有女王远征的情景和宫廷争端等描绘。

看到他手边贴在画壁上的透明胶片没有?他是在拓印壁画。我真的不知道,埃及方面容许不容许这样做。

从卢克索驱车4小时,即可到达洪加达。由于,很多年前埃及曾经发生过不该发生的枪击外国游客的恐怖事件,所以,从卢克索前往红海的团队都会被规定在指定时间、在指定地点集合,浩浩荡荡一大车队,由持枪警察一路护送,行走在沙漠中,直奔红海。

在埃及,各个景区、博物馆、行车服务区基本都是这个价格,在酒店、餐馆、购物点是免费的。

高杰常常这样讲,你们教我一句中国成语,我就请上一次厕所,大伙都被逗乐了。不过好多成语他都知道,真是个中国通,获得奖励的人还真不多。

到红海还有好几个小时呢,高杰在车上和我们正好聊聊天。

他先讲到自己,大学学习的是中文,专业的选择是认为这个专业选择的人少,就业方便。干导游,在革命前,带团每天可以赚到100美元,一个月大概能有8000埃镑。这样的收入,在埃及也算是中等或者以上了。因为,大学毕业生的工资只有1000至2000埃镑。

但是革命后,旅游团大大减少,他的收入也急剧下降,现在是个穷人。不过他痛恨穆巴拉克的独裁统治,为了革命成功,他情愿是个穷人。全车的人鼓掌。

高杰继续说,2010年,他买了房,95平米。开罗的普通房子,大约每平米5000至1万埃镑。现在他付房款已经有些困难了,他笑了,大家说,面包会有的,牛奶会有的,房子也会有的,在没有独裁的社会里,你这么聪明能干的人收入不会低啊。

谈到叙利亚的革命,他希望叙利亚革命成功,同时希望中、俄不要帮助叙利亚现政权。我想高杰的想法可能是有一定代表性的。

讲到埃及人的习性,工作懒散,干什么都是慢慢来。这次我们的火车是正点,他也奇怪,一般情况下,晚点3、4个小时很正常。这让我想起俄罗斯,在我的《俄罗斯,我还会再来》游记中有一个关于瓦西里的笑话。中国人确实太勤奋了,我去过的地方,俄罗斯、泰国、马来西亚,甚至欧洲,好像都不同程度地不太认同中国人的勤奋。

写到这里,自己都有些感悟,难怪很多国家的民众抵制华人在当地就业。

高杰,阿拉伯人是工作懒散,但是也聪明,他们发明了代数、对数、化学、社会学。高杰强烈地爱着自己的国家,一次我们领队可能说了一句埃及厕所不卫生的话,他反应强烈,马上举出北京、武汉等也有许多毛病(他去过中国一些城市),最后是领队道歉而结束这个小小的不和谐。

在开罗、卢克索,只要不是主要的街道,偶尔还是会看到有男子就在街边小便,就是在卢克索去红海的路上,走在沙漠公路上,大巴车突然停了,高杰和司机下车,我们还以为出了什么问题,目光追随着他俩,原来是到车后二十米的地方,背对着我们毫无遮拦地小便。对埃及又多了一点认识。

这几天还有这样的趣事,大巴司机并没有和我们以及高杰一起进中餐馆用餐,而是跑到路边吃起了当地的手抓饼,听说是吃不惯中餐,另一司机,更搞笑,人是在和导游一桌吃,但只吃大米饭,不吃菜,而是在饭上撒胡椒粉。